首 页    今日会泽    地理会泽    历史会泽    文化会泽    旅游会泽    音画会泽    发展会泽    手机报    投 稿
 文化会泽 > 舞文弄墨> 待补天池塘杜鹃花开得正艳
待补天池塘杜鹃花开得正艳
作者:何荣春  编辑:陈耀邦  发布日期:2018-04-26  新闻来源:曲靖日报会泽记者站  浏览次数:2121

       地处乌蒙深山中的待补镇天池塘因海拔高,气候冷凉,春天来得稍微迟一些。四月天,才正是天池塘边杜鹃竞相开放的时节。

       这个周末,朋友听说待补天池塘附近的一座山头上杜鹃花开得正热闹,面积较大,堪称花海,便邀约我们一同前往欣赏。

       我们驱车从会泽县城出发,沿G85渝昆高速行驶37公里到达待补镇收费站。出收费站后,走待补镇到驾车乡的二级路,行10余公里后到野马川,再行驶一小段后,从公路上的天桥后右转下二级路,上213国道后右转,从沙石场对面上坡,一直走几公里就到达待补天池塘。一番奔波后,经过天池塘几百米,就看到路旁山坡上已经有东一簇西一团盛开的杜鹃在欢迎我们。“快要到啦”我们激动起来。

       随着山路一个转弯,一大片杜鹃出现在我们眼前,整个山头都是粉色的。我们停下车来,沿着斜斜的山坡走近那一片花海,好似走向一铺锦绣的地毯,又像走入云霄彩霞中一样迷失,恍若隔世!
同行的杨姐说:这里的杜鹃比大海草山的集中、热闹、壮观!在这样的花海里,蜜蜂也好像更加勤劳,忙碌得飞舞不停,总不歇下来让我们好好拍一张蜂儿采蜜图。

       山风呼啸在耳边,尽管我们穿着外套也颇感“春寒料峭”。而这一坡杜鹃,风吹过不摇摆也不点头。一直笑盈盈地仰望着天空、流云,沐浴着阳光。盛开的杜鹃旁边,是枯碎枝、黄草叶,干得又脆又轻的红土和一堆堆深埋在红土里白花花的石头,分明在诉说着这片土地的贫瘠干涸和山风的肆意妄为。我猛然想起,哦!这杜鹃,还有另外一个好听的名字——碎米花!

        在另一座大山里,那所山村小学的孩子们叫它们为“碎米花”。孩子们叫它碎米花是最贴切不过的了,碎米花大概是杜鹃花的远亲。你看,它的花瓣的确只有米粒儿那么大,形状和杜鹃花相似,大小却只有杜鹃花的十分之一。一朵朵小小的花朵簇拥在一起,形成一团团一簇簇的,把细细的花梗都给遮严实了。它们分布于山头山洼,远远望去,像从枯草中冒出的宝石一般,漫山开放,便如飘落的云霞般绚丽多姿。它没有花棚中的玫瑰那样娇艳欲滴,也没有花店里的米兰那样精致典雅。但在偏僻山村——碎米花,是它最早给山村的人们带来春的信息,最早给山坡披上绚丽的春装,最早教会山里的孩子们爱美、爱大自然。孩子们用空瓶子装上半瓶水,插满从山坡上采回家的碎米花,摆在家中最尊贵而显眼的位置——供桌上,为家中增添了几分美丽。很多时候,碎米花也成为山村小姑娘们唯一漂亮的头饰。

       其实,我不是个爱花的人。因为,花让人感觉太浮华了。在生活中,在自然里,花都只是起到点缀陪衬的作用。但是,高山上早春时节开在山头枯草旁的杜鹃——碎米花,却让我情有独钟。这大概就是因为它像极了山里的孩子们,打小接受着大自然的洗礼。无论环境多么的恶劣:贫瘠干涸的土地,料峭刺骨的寒风,也阻止不了它们尽情地艳丽地盛开!

        此时,站在山顶上、花海中,我仿佛读懂了这群高原生灵:它们离蓝天那么近,米粒儿一样小小的心窝也如天空般纯净浩瀚;它们离太阳那么近,猎猎冷风也让它们觉察不到寒意;它们离云彩那么近,悠然自得吐露芬芳、怒放生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文化名人 | 文化典籍 | 民间艺术 | 舞文弄墨 | 堂琅书画
文化名人  
张关保:从拖拉机手到木雕艺术家
陈兆彩:白雾村的“活字典”
略谈施莉侠的诗
我的语文老师施莉侠
唐继尧世家
东川知府:崔乃镛
东川知府:义宁
护国元勋:唐继尧
千古忠烈:黄毓英
护国勇将:邓泰中
革命先烈:蒋开榜 刘文明
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尧民
云南第一位女博士:施莉侠

Copyright © 1998-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滇ICP备17011566号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