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今日会泽    地理会泽    历史会泽    文化会泽    旅游会泽    音画会泽    发展会泽    手机报    投 稿
 文化会泽 > 舞文弄墨> 大山深处即将消逝的村庄
大山深处即将消逝的村庄
作者:文/杨林华 图/周正龙  编辑:陈耀邦  发布日期:2018-04-26  新闻来源:曲靖日报会泽记者站  浏览次数:2748

       会泽宣传网讯  对于这个村子的村民来说,目前的生活和村子里的一切,一段时间后都将成为回忆。因为过不了多久,这个村子的农户都将全部迁移到易地搬迁建盖的新农村小区。

       这个村子叫尚德村,离会泽县城有三十多公里,它座落在毛家村水库上游的一个山坳中。它东邻新街乡,南邻待补镇,西邻竹园村委会,北邻厂沟村委会。它下辖有8个村民小组。有农户800多户,全村土地面积大约有20平方公里,海拔2500米,年平均气温10.5度,这里土地肥沃,牛羊成群,适宜种植马铃薯、玉米、荞麦和燕麦等农作物,也适宜饲养猪、羊、牛、鸡等牲畜。

       这个周末的清晨,我和几个摄影爱好者开着自驾车经过了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后相约来到了尚德村,车子驶向最远的白石岩村的时候,我们爬上山坡,伸开双臂,任自己的心情放飞,尽情欣赏着这难得一见的山村晨景。放眼望去,只见小村四面青山环绕,一块块梯田错落有致,流淌在两坐山坳之间的江水象一条玉带弯弯扭扭地伸向远方,山间晨雾缭绕,一缕缕晨雾像绸带飘在天空中,绸带的两端分别系着远处的大山和近处的农舍,山村的农舍在晨雾的笼罩下若隐若现,远山近树层次分明,整个小村庄如世外桃源般宁静详和。当轻纱慢慢褪去,太阳从天边升起的时候,整个村子瞬间变得明朗起来,鸡鸣狗吠声打破了晨的宁静,村子里响起了清脆的马蹄声,村庄里已有炊烟袅袅升起。

       太阳出山后,我们看到村子里的农户已经起了一个大早,他们扛着锄头、赶着牛羊、唱着山歌,爬上山坡,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早早地来到了山坡上放牛放羊,来到田地里浇水打塘刨土,在一块块肥沃的田地里播下希望。  

       我和摄友们沿着村子里的羊肠小道慢慢前行,走进村子,我们能感受到山村里散发出的芬芳的泥土气息和村民的淳朴善良。只见村里的大树下和屋檐下,坐着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精神矍铄的老人在抽着旱烟,勤劳的女人在纳着鞋垫、织着毛衣,几个小孩子正在大树下嘻嘻哈哈地打闹玩耍。

       经过几家农户的院子时,我们看到这几家农户的院子里,还满地晾晒着金灿灿的包谷,堆着大大小小的南瓜,挂着红通通的辣椒,院子里的小鸡正在地上悠闲地觅着食,好一幅温馨和谐的景象。

       我拿出手机认真对焦,细心拍下了这些充满乡土气息的带有温度的照片。这里的村民很朴实,他们不会躲避我们的镜头,而是平静而温和地看着你,热情主动地跑上前来问我们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们说明了来意后,他们会热情地表示愿意在前面带路,村民的淳朴和善良深深地打动着我,让我由衷地感受到这是一个充满着人情味和温暖的小村子。

       我们看到村子里的房子已被拆迁了不少,原本完整的村落已经七零八落,村子里现存的木质建构和土坯房已经不多了。据这里的一位老大爷介绍:因这两年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尚德村建盖了新的搬迁小区,村子里的农户已陆陆续续迁移到了新小区。老大爷还由衷地说:虽然现在党的政策好了,为老百姓建盖了新的搬迁房,但他在这个村子已经生活了很多年了,现在要真的搬走,还真的有些舍不得。老人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所谓故土难离,我想,就是这个道理吧。

       有些事物,它们存在的时候,我们并不会太在意。但是当他真正失去的时候,我们就会很伤心与失落。就象这个古老的村庄一样,也许经过一段时间后,这个村庄会渐渐消失,这里即将成为一片废墟,这里所有的生活景象,也会在人们的记忆中慢慢褪色变淡,但愿我们能用手中的镜头留住这即将消失的记忆。

上一页 1 下一页
 

 

 
文化名人 | 文化典籍 | 民间艺术 | 舞文弄墨 | 堂琅书画
文化名人  
张关保:从拖拉机手到木雕艺术家
陈兆彩:白雾村的“活字典”
略谈施莉侠的诗
我的语文老师施莉侠
唐继尧世家
东川知府:崔乃镛
东川知府:义宁
护国元勋:唐继尧
千古忠烈:黄毓英
护国勇将:邓泰中
革命先烈:蒋开榜 刘文明
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尧民
云南第一位女博士:施莉侠

Copyright © 1998-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滇ICP备17011566号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