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今日会泽    地理会泽    历史会泽    文化会泽    旅游会泽    音画会泽    发展会泽    手机报    投 稿
 文化会泽 > 舞文弄墨> 村庄的寂寞
村庄的寂寞
作者:文/王惠琼 图/崔庆坤  编辑:陈耀邦  发布日期:2018-04-26  新闻来源:曲靖日报会泽记者站  浏览次数:2629

会泽宣传网讯    村庄从远古的时代一路走来,经过许由,经过庄子,经过陶渊明,在现代人心中形成了一个安放心灵的概念。

人们始终以为,村庄有最自然,最淳朴,最悠然的风景。村庄就是一道柴门,几椽瓦屋,一声鸡鸣,一阵狗吠,一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村民。村庄里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陈列的是丰收的喜悦,或是金黄,或是火红。门前屋后,桃红柳绿;清晨黄昏,炊烟袅袅。

当“春运”成为一个热词的时候,与车站、码头人头攒动的瞬间热闹相对的,是村庄的长久的寂寞。谁也未曾想过,村庄会变得萧瑟、清冷和颓败。

从山顶往下看,寂寞的山石、林木间散落着几个寂寞的村庄。远远看去,村庄,依然伫立;树叶,依旧浓绿;阳光,依旧灿烂。鸡鸣狗吠中,村庄却似乎还在沉睡。当晨光洒在土墙老屋上的时候,才清楚村庄的容颜正在老去。落日的余晖则将村庄的寂寞拉得很长很长,从老屋一直拉到村口。

那些曾经沸腾的土地,也变成了孤独的守望。那一条条曾经人畜喧闹的道路,承受过难以计数的深深浅浅的足迹,而今却宽敞寂静得令人难受。偶尔会逢着一两只寻虫觅食的鸡雀,或是一两个孤独寂寞、步履蹒跚的背影。

那些破旧支离的大门,曾经在多少个黄昏和清晨,为迎送人和牲畜吱吱呀呀的转动着门轴,挥就过一幅幅温馨祥和的画面。而今吱呀声,很少响起。村庄渐渐空旷起来,寂寞起来,她安静得像村口那位面容依旧慈祥的老人,安静地洞穿这世上的一切,以一种静默的姿态,承受着她曾经哺育过的孩子对她的背弃,给她带来的伤痛。

风撩乱了村庄的发丝,雨浸湿了村庄的鞋袜,岁月苍老了村庄的容貌。村庄已从繁荣走向衰败,从恬静中走向寂寞。村庄将作为一个概念永远存活在无路可走的现代人的心灵深处。

上一页 1 下一页
 

 

 
文化名人 | 文化典籍 | 民间艺术 | 舞文弄墨 | 堂琅书画
文化名人  
张关保:从拖拉机手到木雕艺术家
陈兆彩:白雾村的“活字典”
略谈施莉侠的诗
我的语文老师施莉侠
唐继尧世家
东川知府:崔乃镛
东川知府:义宁
护国元勋:唐继尧
千古忠烈:黄毓英
护国勇将:邓泰中
革命先烈:蒋开榜 刘文明
云南大学中文系教授:刘尧民
云南第一位女博士:施莉侠

Copyright © 1998-2016 会泽宣传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会泽县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滇ICP备17011566号

滇公网安备 53032602000006号